欢迎光临中国民主建国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官网!

联系电话:0991-4596878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学习与研究  >> 查看详情

【民建先贤】他认定了走社会主义道路--- 忆爱国爱乡老人张敬礼

发布时间:2023-04-25    作者:    阅读:6080次    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毛泽东主席在全国政协会议召开期间,当讲到中国的民族工业时,特别提到有四个人不能忘记,其中“轻工业不能忘记张謇。”我们在谈到民族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时,有一位老人也不能忘记,他就是当年华东地区实行公私合营的带头人——原南通大生公司经理、民建江苏省委主委、民建南通市委首届主委张敬礼。  张敬礼曾目睹卢沟桥事变的发生和日军疯狂向我国东南沿海等地侵犯,大生二厂在日机轰炸中夷为平地。1938年3月,南通沦陷,大生公司各厂遭严重破坏,损失惨重(损失率达70%以上)。1946年,尔立之年的张敬礼继承了大生公司经理职务,他壮志满怀,以为天下太平了,中国民族工商业可以大发展了。谁料,事与愿违,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撕毁“双十协定”,集中兵力向解放区发动大肆进攻,内战又开始了。大生公司面临洋货入侵,国内苛捐杂税、鲸吞蚕食的威胁,企业再次陷入瘫痪状态。  194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进入战略反攻,解放了大片城市和乡村。时任大生董事长的洪兰友(国民党政府一名部长)对张敬礼说:“共产党快进城了,你在大陆呆不下去啦!”要张敬礼将机器、设备运往台湾,张敬礼没有同意。之后,随着国民党军队的节节败退,洪兰友去了香港,又多次催促张敬礼离开大陆,张敬礼仍然未加理采。他在回忆这段往事时说,南通大生是我叔父张謇(清末状元)一代人含辛茹苦创建起来的。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后,他深感国势日蹙,在一种民族危机感的推动下,提出“父实业而母教育”的主张,决心通过兴办教育和实业挽救民族危亡。于是从1895年起创办大生纱厂(现为江苏大生集团有限公司),继而又创办了大生二厂、三厂、副厂和天生港电厂,又将办厂盈余兴办了一系列文化教育和社会福利事业。但好景不长,由于国内军阀混乱,帝国主义对华经济压迫加剧,民生凋怅,百业萧条,大生从此转盈为亏,负债累累。为争取国家的振兴和企业的生存与发展,张謇一再呼吁取消不平等条约,要求国际税法平等,停止内战,实现和平,但均无济于事。1926年,张謇在忧愤交加中病逝。那年16岁的张敬礼,仍清楚地记起他叔父临终前,其父张詧和堂兄怡祖(孝若)等人守在病床前安慰:“大生和大生的其它事业能搞下去的,一定会有发展的。”张謇故后,虽经两代人的艰苦奋斗,大生还是摆脱不了在帝国主义经济侵略和官僚买办资本压榨的夹缝中求生存的命运。“我们张家人一向有爱祖国、爱家乡的传统。我本人当时与黄炎培、陈叔通、冷遹、孙晓村等有识之士有很多交往和接触,其中不少人是我的父辈和友好,给了我们很多的关照。”想到这里,张敬礼毅然决定留在大陆,并将在香港的存货及订购的发电机、锅炉、印染机等设备保留了下来。  1949年2月,南通解放了。正在上海大生沪所的张敬礼接到南通专署邹强副专员(张敬礼少年时期的同学,又都是邹强父亲的学生)的信,希望张敬礼回南通恢复生产。张敬礼被信中叙述的旧情、友谊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感动了。回到南通后,张敬礼在党政领导的鼓励和支持下,继续挑起董事兼经理的担子。同年7月,苏北行署派公方代表参加董事会,协助张敬礼组织原料,提供贷款,稳定生产,度过难关。1950年7月,公方代表又协助张敬礼实行厂务改革,精简机构,改善管理,经过劳资双方的共同努力,企业获得了生机和活力。在合作共事中,张敬礼越发感到党的干部在团结、教育、帮助人等方面所起的主心骨作用。1951年,张敬礼萌生了走公私合营道路的想法,不久向上级有关部门提交了申请。翌年1月,大生公司经华东局同意、苏北行署批准,挂了上公私合营的厂牌。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在公私合营后的一年里,大生纱厂不仅偿还了旧欠,而且开始积累资金,纱锭由原来14万枚猛增到30万枚,布机由原来1200多台猛增到3000多台,纱布产量大幅度提高,圆了张家两代人数十年为之奋斗的梦想。接着,张敬礼又以上海大达轮船公司牵头,联合当地33家大小同行申请合营合并,成立上海轮船公司。之后,张敬礼在党和政府的鼓励下,以自己的亲身感受,先后在本市和华东部分地区宣传公私合营的优越性,启示广大私营工商者走社会主义道路。  1955年12月,张敬礼根据地、市委的部署,在市人委和市政协召开的700余人参加的扩大会议上,将亲自聆听到的毛主席约请全国工商联和民建会全体委员座谈会上所作《认清社会主义发展规律,掌握自己的命运》的重要讲话作了传达,还借用毛主席的话说:“只要为人民做好事,好事做得越多,前途就越好,这是成正比的。”通过典型示范引导,在不到20天时间里(除先期已合营的工厂、企业外),全市88个行业、1347户私营工商业者,手执大红喜报,敲锣打鼓,向市人委提交了公私合营的申请并获得批准。1956年2月初,张敬礼赴京参加政协第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毛主席在怀仁堂举行招待宴会。在发给张敬礼的请柬上,注明“第一席就座”。起初,张敬礼还没有弄懂“第一席”是咋回事。当他进入宴会厅后才恍然大悟,原来“第一席”是同中央首长同桌。张敬礼落座在主席身旁,总理与主席相对而坐。席间,主席看出张敬礼有些拘谨,当即谈起了他叔叔张謇壮年时期随吴长庆军在朝鲜协助抗日的往事,总理也讲了自己青年时代在南开中学读书时拜读过他叔叔的大作。此时的张敬礼被中央领导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对张家的家史又如此谙熟感动了,一颗忐忑不安的心顿时平静了许多,他举起酒盏向主席敬酒。主席说:“我和总理分工,请向总理敬酒,香烟敬我。”引得在场一片欢笑声。全国工商界全行业公私合营掀起了高潮,张敬礼受江苏省工商界委托,与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代表赴京向党中央、毛主席报喜。翌日下午,华东区代表推派张敬礼汇报公私合营的情况时,在场的有位领导问他“敬礼”二字怎样写?主席随即做了个敬礼的手势,并风趣地说:“就是我们写信时常用的此致‘敬礼’两个字。”  1956年6月,党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胜利完成后,张敬礼离开了南通,先后去省城、北京工作,但一颗思念故乡的心一直牵挂着南通,每逢外出参观、考察和重大庆典活动,只要有可能总要顺道回来走一走、看一看、听一听,或指导工作,或建言献策,为家乡腾飞、繁荣昌盛献计出力。  1995年10月16日,享年84岁的张敬礼走完了人生之路。这位老人在患病期间乃至病危之时,仍时不时发出“报国之日苦短”的叹息,还对身边亲属和前来看望的同事说:“振兴中华要靠共产党领导,要坚定走社会主义道路。”张敬礼逝世后,其家属按照他生前的遗愿,于1997年11月18日将骨灰由八宝山移至南通安葬。
一代老人走了,让我们记住他的名字——张敬礼。

    版权所有 @ 欢迎光临中国民主建国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官网!
    电话:0991-4596878    传真:0991-4516163
    邮箱:xinjiangminjian@163.com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友好南路716号11楼